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年后

2018-02-23 16:24:50作者:白敏霞打印订阅
[导读]“我在训狗和教鹦鹉说话呢,儿子怕我无聊。给我买了这俩畜生,有他们陪着,日子过得能快点……”

 

  

  自从老伴去世后,王老师的节假日多数都是一个人过。今年他来城里和儿子一起过年,年后就不用回农村了,因为他退休了。

  从三十到初五,家里一直都很热闹,楼道里也是人来人往。这是儿子住进新房后过的第一个年,王老师很开心。

  初六过后,儿子、儿媳都上班了。家里就剩下他爷孙俩,日子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次卧的窗户正对着邻居的阳台,他给孙子辅导功课时猛然听“你咋这么笨呢,连十个数字都不认识,这是一,这个才是二!”

  这天,从邻居出来个老头,听声音就知道是训孩子那位。王老师打量了一下,心想:教育孩子也要讲究方式,怎可一味地训斥。

  “儿子……儿子,回来……回来!”邻居传来一阵呼唤声。接着又是一阵训斥声:“叫你给我拿拖鞋,你却给我拿棉鞋,你脑子进水了,说了多少遍了,还是记不住……”王老师听得忍无可忍,真想敲门问个究竟。

  吃完早餐,王老师出门买菜,正巧碰到邻居老头也去买菜,他俩便聊了起来。

  王老师说:“老哥,听你喊儿子,你是和儿子一起住吗?”

  老头说:“儿子在上海,每年只有过年回来。”

  “那么远啊!回来一趟不容易,没多住几天?”王老师微笑着说。

  “走了,初五就走了。”老头说。

  王老师热情地说:“教导孩子也不容易,我是教师,要不我帮你辅导孩子功课?”

  老头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在训狗和教鹦鹉说话呢,儿子怕我无聊。给我买了这俩畜生,有他们陪着,日子过得能快点……”

  王老师一时竟不知怎么回答。

原 创 推 荐
名家专栏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