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缘来缘往是先生

2017-08-11 11:25:00作者:雷雪峰打印订阅
[导读]江城盛夏,酷暑难当。想先生一定遨游在书海,勤勉于文山,妙评妙点诗林杏坛,享乐于中华优秀文化之中。岁月饶了先生,让先生的诗酒文章盈溢楚山汉水、滋润华夏心田。

 

 

 

二十多年前,我与诗人田禾到长江文艺出版社冒昧拜访赵国泰先生,没有想到扑了一空,那天他恰巧不在。失望离开出版社的那一刻,也许就是后来与赵国泰先生相交的缘分。

 

20世纪80年代长江文艺出版过两本诗集,一本是饶庆年先生的《山雀子衔来的江南》,一本是王家新先生的《纪念》,这两本诗集的责任编辑就是赵国泰先生,这两本诗集是赵国泰先生编辑的众多诗集中给我印象最初、也是最深的。后来赵国泰先生编辑的《白桦林·校园青春文摘》虽然影响大,并为长江文艺出版社带来了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也不及我对前两本诗集的印象,刻入了骨髓。以致我觉得非写下一点文字,留作纪念。

 

10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湖北人民出版社易学金先生说要介绍一位编辑高人我认识,结果,高人就是赵国泰先生。易先生所谓的高人,一是水平高,二是格调高,见赵先生之前他就告诫我,赵先生的个性有点与众不同,一般人他是不见的,真可谓真人不露相。在赵先生的办公室短暂见过一面,赵先生给我的印象如易先生所言,难以相交也。

 

2012年,我创办的图书出版公司急需一名总编来审阅、处理书稿。华中师范大学邹建军教授说帮我推荐一位,结果推荐的总编人选竟然就是赵国泰先生。此时赵先生60出头,刚刚退休,由此我与赵先生再续前缘,在赵先生的扶衬之下渐入学术出版的春天。

 

尽管我们的出版业务以学术出版为主,偶尔也会为一些朋友出版诗歌和小说作品。作者水平无论高低,赵先生都会精益求精,逐字逐句审阅批注,赵先生说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干了30年,这是已经形成的习惯了。至今仍然活跃于湖北文坛的诗人、作家的诸多处女作品皆出自其手,著名作家有刘益善、董宏猷、徐鲁等。至今在赵先生的书房仍然保存着大量湖北本土诗人作家人生的第一部作品,那些泛黄的书籍中不仅有作者的心血,也有赵先生无声的奉献,尤其是诗歌中的句子,赵先生总是仔细品读,用心校正。赵先生曾经说过:编辑审稿校样也是读书,读这类未刊阶段的书籍,是其他学人没有的眼福和快意。先生把工作当作学习,而学习又是快乐的,难怪先生30多岁就成为湖北文坛屈指可数的青年诗歌评论家。可以豪不夸张的说,如今长江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的品牌就是赵先生在那段时间奠定的基础。

 

在办公室常与赵先生聊文坛的那些事儿。谈起那些年那些人的那些名句,先生记忆犹新、激动不已。尽管那个年代已去,那些诗句的意义未减、诗意未失。著名诗人黄声笑的“挑山担海跟党走”,在当今的年轻人看来可能没有共鸣之感,诗歌的语言是需要环境氛围的,而这种环境不是自然环境,是那个年代独有的政治生态环境与氛围。谈起罗高林和他的长诗《邓小平》,赵先生说读它如同作一次长途旅行,可见先生对诗人与诗作的情愫多么真挚而绵长。还有谢克强先生对诗的挚爱,令先生与他的诗歌情谊日久天长,真是令我羡慕不已。及至前不久《中国百年新诗选》编审会,先生进京面见耄耋诗人贺敬之与诗刊老人周良沛先生后告诉我,贺老精神很好,周老病情控制也不错时,我深切感受到先生的诗歌现场感仍然非常强烈。为此常后悔当初和先生商量好创办《华中诗刊》的想法,最终没有实施夭折了。有些事是不能犹豫的,有些事也是不能拖的。犹豫一下人生就有可能失去机会,留下遗憾。记得出版《心涛哲浪》这本诗集,就因为在编辑过程中出现了拖拉现象,以至书出版后,作者殷增涛先生未曾看到。也许早几天出版,殷增涛先生就不会离开武汉去神农架了,不去外地殷增涛先生发病后则可及时得到治疗,不致于突然离逝。《心涛哲浪》书中可是有赵先生用心多日写下的万言点评。

 

时间长了,我与赵先生亦师亦友,无话不说。先生总是巴心巴肝为我出谋划策。湖北省杂文学会是我与先生的第二个交集。学会老会长张烽先生因年事已高,将学会交我打理,赵先生第一个站起来支持我。学会虽然有近30年的历史,但是群众组织,无经费、无场地、多年无活动。老实说我既没有办公经验又没有办会经历,先生多次帮我出主意,换届会开完后不久就开办了华中杂文网,既而又申请主办《湖北杂文》季刊。杂文学会能办下去,没有先生的苦心支持是不行的。每期杂志,先生亲历亲为,谨慎审阅、宁缺毋滥,生怕有些文章尺度过大给学会带来麻烦,可谓用心良苦。《湖北杂文》每期设有“总编寄语”专栏,先生总爱用寥寥数语,道杂事、言杂话,有滋有味,品味绵长,有如一道别致的风景,成为刊物的点睛之笔。可见先生对文字之好,爱刊物之情,非我辈堪比,《湖北杂文》能成为刊中另类存世于期刊之林,先生功不可没,假以时日定将功载史册。

 

江城盛夏,酷暑难当。想先生一定遨游在书海,勤勉于文山,妙评妙点诗林杏坛,享乐于中华优秀文化之中。余偶尔电话扰先生之静而自责,实乃多日未见先生之相思也!常思岁月饶了先生,让先生的诗酒文章盈溢楚山汉水、滋润华夏心田。

 

                                                    2017.08.11南湖  

 

  

原 创 推 荐
名家专栏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