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哲思惟文

2014-12-25 15:42:06作者:文怀沙打印订阅
[导读] 一位朋友提及我过去写的一段话:我爱能覆盖“至情”之“才”;我爱能升华“真才”之“情”。从年轻起,我就酷爱才情,乃至酷爱酷爱才情的人。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忘年交——作家苏叔阳。

         一位朋友提及我过去写的一段话:我爱能覆盖“至情”之“才”;我爱能升华“真才”之“情”。从年轻起,我就酷爱才情,乃至酷爱酷爱才情的人。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忘年交——作家苏叔阳。

    苏叔阳是名副其实的覆盖“至情”之“才”,具有升华“真才”之“情”。还记得,1989年3月13日他写过一首诗——《呈文老怀沙》:

  我真羡慕
  你有一部花白的胡须,
  每一根都系着一个淘气的
  精灵;
  我真羡慕
 
  你有不老的智慧
  渲染你的眼睛,活泼泼地
  是两盏不熄的灯。
  不爱你,必须忍耐失落的煎熬;
  爱上你,就得享受妒忌的苦痛。
  哦!我的老顽童哟!
  你既然给死神的腋下搔痒,
  把一切灾难化为笑声,
  请告诉我吧,
  在这世上还有什么
  是你所不能……
    十余行赠诗使我“飘飘然”,我想起了老友艾青写于1979年的一篇短文《诗人必须说真话》,艾青对朋友的真诚至今感动着我,如今,叔阳再次让我感动了……
    日前,他将朋友殷增涛的诗集《心涛哲浪》拿给我,在叔阳看来,作者感谓其友洞察人生、探索艺道品性才情难得,叔阳“酷爱才情,乃至酷爱酷爱才情之人”,于此,可见一斑。
    陆士龙在《晋故豫章内史夏府君诔》中写道:“澄鉴博映,哲思惟文,沦心众妙,洞志灵源。”——此或是“哲思”一词的出处吧?然而以诗来表现作者的哲学观点、反映哲学道理,将抽象的哲理含蕴于鲜明的艺术形象之中,“优游不迫”或“沉着痛快”,何其难哉?增涛却能游仞,实属难得。曩者,陈毅同志曾读《冬夜杂咏・青松》给我听:
  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恍若昨天。而今,叔阳读殷增涛同志的“哲思”给我听:
  闪光的不一定是金子,
  鼓掌的不一定是粉丝,
  鲜艳的不一定是本色,
  悦耳的不一定是真话。
  不漫的不一定是空瓶,
  沉默的不一定是哑巴,
  碍眼的不一定是小人,
  反对的不一定是冤家。
  面对的还有许多“不一定”,
  为什么,要用“一定”来概括?
    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合”就是“合当”、“应该”,为时、为事也就是适合大众需要。记得毛泽东同志曾经讲:“文艺的任何部门,包括诗歌在内,我觉得,都应该是适合大众需要的才好。”殷增涛的《心涛哲浪》“不一定”被所有的人叫好,却“一定”就是大众需要的。
    序只寥言,难撩敬意。诗人“胸中的波浪,心灵溢出的小溪……”感动了叔阳,也打动了我。
 
2012年7月21日  
燕叟文怀沙于云何寂孤斋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