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难以忍受的爱

2015-01-13 14:36:20作者:鄢烈山打印订阅
[导读]案头的一份文摘刊物上有则小故事,说的是加拿大渥太华有九兄妹,幼遭变故,母弃父亡,而自立自强,赢得了世人的敬重。我感兴趣的是这一段:他们同胞之情殊深,然亦有吵架之时。

案头的一份文摘刊物上有则小故事,说的是加拿大渥太华有九兄妹,幼遭变故,母弃父亡,而自立自强,赢得了世人的敬重。我感兴趣的是这一段:他们同胞之情殊深,然亦有吵架之时。其中之一抱怨过:“当我兄弟对我男友说,一定要早些送我回家,别对我毛手毛脚,那时我真想宰了他们!”

  可以想象她当时对同胞兄弟紧咬玉牙、圆睁杏眼、倒竖蛾眉的一副凶相。她干吗那么切齿痛恨自己的兄弟?难道他们不是出于诚挚的骨肉情谊,怀着一片深切的关怀,无微不至地在保护着她吗?他们是怕她受人欺负,怕她被人蒙骗呀!她不可能不明白兄弟们的动机是纯正的,心地是至善的,话语中饱含着对她的关爱。然而,她还是“真想宰了他们”!这是因为她觉得兄弟的关爱中包含了对她的不信任,对她的权利侵犯:不信任她的男友,即是对她的择友能力、对她的自制能力的不信任,并企图干涉她的个人生活。这是一种难以接受的爱。

  中国的女孩子大约还没有这么强的“个人权利”意识,像那样的嘱咐一般是不会觉得逆耳的。但这并不等于说,中国的女孩子对父母兄弟的爱都是囫囵受纳的。《牡丹亭》中的夫人无疑是爱自己的独女杜丽娘的,一心想把她培育成为一个符合大家闺秀身分的“贞女”,连那“姹紫嫣红开遍”的后花园也不让她游玩,宁肯将良辰美景“都付与断井颓垣”。然而,这只能引起杜丽娘的怨恨:“恁般景致,我老爷和奶奶再()不提起,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中国古代还有很多父母嫌贫爱富而悔婚、小姐殉情而死或钟情受磨的故事。这样的父母绝大多数也是出于对女儿的爱护,生怕她跟着穷小子吃苦遭灾。但这样的父母之爱往往酿成悲剧。

  这种难以忍受的爱不仅表现在择偶问题上,也表现在家庭生活的其他方面。比如择业,有些父母不尊重子女的选择,硬要强迫子女报考什么专业,在哪个地方上学、分配到什么地方。这样的父母往往是特别宠爱子女的,希望子女工作优越或轻松,能留在自己身边以便经常得到照顾。有独立性格和远大志向的子女会强烈地感觉到这种爱其实与锁链相差无几。这使我想起英国诗人拜伦的话:“对于看起来显得好像是专制的东西,即使欢乐也会变得几乎像痛苦一样。”专制的爱,是不堪忍受的!即便是对未成年的需要监护的孩子,也不能颐指气使,不能专横武断,不能只要求“由之”而不使“知之”;爱,需要尊重,需要信任,需要耐心。至于那些只有专制而没有爱的“爱”,即借口关心爱护,其实不过是为了维护家长的权威地位,为了维护自己那套不适时宜的老观念的“爱”,更是令人痛恨的伪善。

  我想,每一个做家长或“准家长”的人都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所给予的爱,对方是否乐于接受和能够接受,不要自欺欺人,伤了亲人情意。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