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令人妒羡的曹刿

2015-01-23 11:44:47作者:鄢烈山打印订阅
[导读]司马迁说他读孔子之书,想见其为人,心向往之。我每读《左传》中“曹刿论战”一章,想见曹刿其志其才,便油然而生景仰之情。然而,昨日重读“曹刿论战”,猛然生出一个念头:曹刿能够以立德(慷慨赴国难)、立言(“肉食者鄙”)、立功(打败强齐)而名垂青史,真是太走运了。

    司马迁说他读孔子之书,想见其为人,心向往之。我每读《左传》中“曹刿论战”一章, 想见曹刿其志其才,便油然而生景仰之情。然而昨日重读“曹刿论战”,猛然生出一个念头:曹刿能够以立德(慷慨赴国难)、立言(“肉食者鄙”)、立功(打败强齐)而名垂青史,真是太走运了。

    他一不是大臣,二不是贵族,三没有大人物的推荐信,四没有高车驷马,不过是一个乡野小民,葛衣麻鞋,面色黧黑,居然直闯王宫请见国王。门卫很可能把他当精神病患者驱赶走,或把他当作齐国细作、刺客,抓将起来。可是,门卫竟放他进了宫殿,此其谓“走运”之一。

    进了宫殿不一定能见得着国王,一般是由国王的侍从先接待。如果侍从瞧着这个浑身土里土气的不速之客不顺眼——这样的人也要来议论国家大事,岂不是等于在骂我辈都是尸位素餐的饭桶?置满朝文武于何地?——敷衍他几句,打发他走开了事。那么,曹刿不仅不能献其智,反而落个自讨无趣。可是,国王的侍从竟给他引见,此其谓“走运”之二。

    国王在交谈时,必然要考察他。比如问道:先生既是鲁国人,平时怎不见为国家建言献策呢?以他的直率性格和当时急迫的心情,必明言:“平时且不论,现在国难当头,我怕肉食者鄙陋,未能深谋远虑,误了大事,这才……”这话够“狂妄”的了,简直视衮衮诸公如粪土!而“狂妄”的人必定骄傲,骄傲的人怎么能信任?罢,罢,先生休矣!可是,鲁庄公不仅耐心聆听了他的政治军事形势分析,还与他同车参战,并对他言听计从。此其谓曹刿“走运”之三。

    人才学告诉我们,人的成功需要才能和机遇两个条件,二者缺一不可。曹刿要是进不了王宫, 侍从不予引见,没有与鲁庄公“对话”的机会,谁会知道历史上有个曹刿!曹刿的机遇,千百年来难得有几人能幸逢,怎不教人嫉妒?

    有人要笑我了:时至今日,你还期待贤君明主对人才赐予机遇,观念太陈旧了!若真是坐等贤君明主赐福,那确是不合时宜。但你能说如今有利于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已形成了吗?至于这环境如何才能形成,我们自当有一套措施。不过,那已不是这篇短文的论旨了。

(原载1988年3月17日《南京日报》)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