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戏说贾南风

2015-03-13 16:01:58作者:彭建新打印订阅
[导读]据《资治通鉴》载,晋惠帝司马衷的正宫娘娘贾南风,以“妨”、“悍”名,是西晋历史上不可忽略的人物。对这个女人在西晋那个特殊的政治舞台上的翻云覆雨、兴风作浪,她的所作所为的是是非非,史有定评,是否中肯,姑且不去说它,只是有一点颇堪玩味:这样恶的女人,怎么就进了深宫,居然由太子妃而皇后了呢?

据《资治通鉴》载,晋惠帝司马衷的正宫娘娘贾南风,以“妨”、“悍”名,是西晋历史上不可忽略的人物。对这个女人在西晋那个特殊的政治舞台上的翻云覆雨、兴风作浪,她的所作所为的是是非非,史有定评,是否中肯,姑且不去说它,只是有一点颇堪玩味:这样恶的女人,怎么就进了深宫,居然由太子妃而皇后了呢?

贾南风“恶”,这是铁定无疑的。“初,贾后之为太子妃也,尝以妒,手杀数人,又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也就是说,当这位小姐没有当皇帝娘娘的时候,就有好几笔血债,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个刽子手——亲手杀死好几个人;还用一种叫做“戟”的兵器,投射怀孕的宫女,活生生地把人家搞得流了产!这样心狠手辣,不仅一般人做不出来,就是听,也听得毛骨悚然。年轻轻一个姑娘家,还有何德可言?

那么,是不是有点别的可取之处呢,比如说,天姿国色?

也难怪,在我们的想像里,既然是太子妃,当然就是候补皇后了,别的不管——女子无才便是德,容颜姿色总还是要的:这可是关系到龙子龙孙龙种后嗣的大事呢。可事实是,小姐“丑而短、黑”,也就是说无论是相貌肤色还是身材,小姐都属于相当“困难”之列。也许可以这样说,就是一般无多少奢望的百姓人家,小姐都不是婚娶的上乘选择,何况帝室贵胄之家乎?

既然如此,是不是惠帝的老子晋武帝不了解情况呢?也不是。应该说,在为儿子择媳上,这个老子还是作了些调查研究的。开始,他老人家主张选老臣卫灌的女儿作儿媳妇的:“卫公有五可:卫氏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 而小姐恰恰相反,“贾公女有五不可。”可是,怎么最终竟弄出个完全相反的结果来了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皇帝老儿架不住耳朵边上不停地有人“吹风”:贴身的臣子白天吹,共枕的娘娘晚上吹,吹来吹去,耳朵根子就吹软了,“后固以为请,荀凯、荀昴、冯沈皆称充(贾南风父名充)女绝美,且有才德,帝遂从之。”

可以想像,皇帝老子没有直接见过这个叫贾南风的未来儿媳,所以,巧舌如簧者把丑的说成美的,臭的说成香的,皇帝爷就只有相信了。另外,还有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原因,那就是,老皇帝晓得自己的儿子不怎么样,“帝为人憨痴,尝在华林园闻蛤蟆,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为私乎?’时下荒馑,百姓饿死,帝闻之曰:‘何不食肉糜?’ 由是权在群下,政出多门,势位之家,更相荐托, 有如互市……贿赂公行。”

这不由更加深了对时下几乎无处不在的所谓“包装”的恐怖——天哪,伪劣“水货”被包装成精品,真是很有传统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个傻子,一个精神不健全到搞不清蛤蟆叫的人,娶个青春女子,无论这女子美丑妍媸,总是暴殄天物。 再说,贾南风丑是丑了一些,毕竟六根俱全,和个什么都不晓得的傻子一起过日子,个中苦味,定是非一言可以蔽之的——设身处地想一想,也烦。

 

(原载1997年3月12日《长江日报》,《彭建新散文随笔选》)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