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多欲,则神鬼来

2015-03-13 16:07:19作者:彭建新打印订阅
[导读]公元前133年,一个叫自称能招致、驱谴鬼神且不知自己到底活了几百年的家伙,来到当时的首都洛阳。这个叫李少君的骗子,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首先打进了最有权势的武安侯田蚡的社交圈子......

公元前133年,一个叫自称能招致、驱谴鬼神且不知自己到底活了几百年的家伙,来到当时的首都洛阳。这个叫李少君的骗子,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首先打进了最有权势的武安侯田蚡的社交圈子,在一次宴饮中,李少君对座中一位九十多岁的老者说,我曾与你的祖父在某某地方喝过酒,当时你还是孩子,和你祖父在一起云云。这个九十多岁的老者,脑瓜子肯定已经不是很好使了,就含混地接口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这么一来,李少君是个“长生不老活神仙”的名气,就不胫而走地传到汉武帝耳朵里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都顺理成章了:李少君被这位英明的皇帝请进皇宫,偶尔地在汉武帝面前玩点“化丹砂诸药为黄金”的把戏,哄得汉武帝刘彻团团转,以至一直到李少君病死,刘彻还坚持认为是神仙“化去”了……

近读《资治通鉴》,及至“汉纪”中“武帝”部分,很是感慨。

在过去的时代,像汉武帝刘彻这样一展雄才的帝王,不算很多的。武帝在位期间,在意识形态上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采用法术、刑名,来加强思想和政治的统治;在国家建设上,他设置十三刺史,削弱割据势力,加强对地方的控制;在经济建设上,他制定了不少发展农业、工业和商业的措施, 发展封建经济;在外交上,他派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加强中原地区和西域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派卫青、霍去病等为大将进击匈奴贵族,为北方经济文化的发展争取到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

可是,就是英明聪慧如汉武帝这样的一代雄主,竟然也是一个有神鬼癖的俗人!

既然天子爱这神神鬼鬼的把戏,手下人当然也就注意“引进”这样的“人才”。其中,尤以齐人少翁最为典型。

汉武帝的宠姬王夫人死了,这个文治武功都有建树的皇帝,偏偏又是个多情种子,竟然思念不已。这个少翁自称能让汉武帝再见夫人一面。这种投其所好的谎言自然让汉武帝兴奋不已。晚上,少翁装神弄鬼,搞了点李代桃僵的障眼法,让隔着帷幕的皇帝看到了远处帷幕中日夜思念的尤物“夫人”,感慨加感谢,龙颜不禁大悦, 于是“乃拜少翁文成将军,赏赐甚多,以客礼礼之”。本来,这少翁装神弄鬼,哄得富贵荣华到手,过点安逸日子,也就罢了。 可他也许是吃饱了撑的,又建议皇帝修建甘泉宫,“中为台室,画天、地、太一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可弄了一年多,天神一个也没有“致”来。为了继续维持皇帝的信任,少翁请人在一块帛上涂画了一些“鬼画符”,混在草料里喂给牛吃,然后对汉武帝说,这头牛肚子里有名堂。汉武帝命人杀死了牛,果然从牛肚子里发现了“帛书”。 可汉武帝毕竟是汉武帝,发现“鬼画符”像是某人的“手迹”,怀疑上了。也该少翁倒霉。少翁凭着装神弄鬼得到高官厚禄,吃香的喝辣的,旁边早就有人不舒服——何况自古以来,干损人不利己的勾当,本来就是我们某些同胞的爱好呢。于是就有人暗地里提醒汉武帝,说这是某某的手迹。这一提醒倒真是让汉武帝记起来了。当然,“欺君之罪”,难逃一死——少翁的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照说,上过当,受过骗,有那么一次,也就够了,何况,多少总要顾及天子皇帝的脸面吧?可汉武帝并没有从少翁的骗局中吸取教训。

看到皇帝被骗,心情不好,有个被封为乐成侯姓丁名义的马屁精,心里就活动开了:皇帝老子虽然被骗了一回,但是,他老人家骨子里还是喜欢“鬼神”、喜欢“丹砂变黄金”的。我何不给他老人家找个有真本事的“神仙”呢?于是,丁义就找到了栾大。说起来也是有缘,这栾大居然与被汉武帝赐死的“文成将军”少翁同出一个师门。也怪,得到栾大,汉武帝刘彻竟然忘记了少翁的“欺君之罪”, 居然“龙颜大悦”,“乃拜为五利将军,又拜为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封大为乐通侯,食邑二千户,赐甲第,僮千人,乘舆斥车马、帏帐、器物以充其家,又以卫长公主妻之。”

这次,汉武帝下的注可真大:封侯,封地,给房产,赐奴仆,赏家具,还有更邪的:送皇家公主给其做老婆!

汉武帝厚待栾大是有自己利益在里头的。在重赏了栾大之后, 他派这位乐通侯到海上去找仙人以求取“不死之药”。可栾大表面答应,却暗施骗术,只是到泰山转了一圈就回来了——他打算再编一篇谎言哄哄皇帝老儿。哪知,因为花了大本钱,汉武帝就留了个心眼:他派人暗地里一直跟踪栾大,在栾大回洛阳还没有进宫的时候,汉武帝就已经知道“乐通侯”所玩把戏的详情了。

当然,骗汉武帝的骗子,最终没有一个得到好下场。但是,作为一国之尊的皇帝,刘彻吃的亏也实在是太大了。究其多次上当吃亏的原因,无非是一个“欲”字。古训云,无欲则刚。可人生在世,要想做到真正的“无欲”,恐怕是不可能的——人间的“欲”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何况,有些“欲”,还维系着人的最基本的需求呢!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我想,一代又一代的教训,无非就凝结成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人类,除了用科学求实的精神,去创造物质文明之外, 是否还要更多地、经常地告诫自己:拿我们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奢侈的“欲”,肯定是不现实的,也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原载2000年6月4日《长江日报》,《彭建新散文随笔选》)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