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冒血腥气的“佳话”

2015-01-13 15:05:52作者:鄢烈山打印订阅
[导读] 史学界有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可不是吗?对任何历史故事的评述,无不浸润着评述者的价值观。古人津津乐道的一些佳话,有的不免令人起鸡皮疙瘩。记得在一本旧时的启蒙读物上,读到一则赞美司马懿之妻贤慧的佳话,说她为了不泄露丈夫装病的政治机密,便杀了使女而亲自下厨。这“佳话”使我有好几天心境不佳。

    史学界有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可不是吗?对任何历史故事的评述,无不浸润着评述者的价值观。古人津津乐道的一些佳话,有的不免令人起鸡皮疙瘩。记得在一本旧时的启蒙读物上,读到一则赞美司马懿之妻贤慧的佳话,说她为了不泄露丈夫装病的政治机密,便杀了使女而亲自下厨。这“佳话”使我有好几天心境不佳。

    有一则出自宋人笔记的关于“一枚钱”的故事(讲的是,有个小吏私掖了库房的一枚钱,不服县令的责打,那县令提笔判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随即提剑斩了他),在我看来也是这种冒血腥气的“佳话”。而这“佳话”这些年还被内地好些报刊贩来贩去,“至今还传颂着”。真教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年”之疑。

    说这种事“在封建社会里堪称凤毛麟角”,那是太不了解(古代)中国国情。中国一向是人治, 标榜“德治”,生杀予夺取决于长官一时之喜怒,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锻炼周纳、罗织罪名是官员们的拿手好戏。读读《史记》中的“酷吏列传”,便知酷吏并非都是贪官。《老残游记》里有个“清官”的典型叫刚弼,自以为不要钱便可以草菅人命。这位县令不正是一个“刚弼”吗?可叹清末刘鹗看不入眼的“清官”,今天居然还被人视为“勤政廉政”的样板。

    如果这可以叫“勤政廉政”的佳话,我可以举出更“典型”的。比如,明代时,比库吏“高级”得多的御史姚祥、郎中张玮和尚宝卿崔文睿,分别因升任与公差,未遵守纪律乘了轿子,带了家属住公费的驿站,被检举到权阉刘瑾那里。刘瑾立即下令将他们逮捕,枷号示众;最后从宽发落——免死充军。(《继世纪闻》卷一)这比如今内地处分干部公车私用之类的手段如何?但刘瑾这不过是弄权逞威罢了。那位县令也不过是恼火小吏顶撞了他,岂得言公哉!就是在封建社会,这样草菅人命,在律条上也是不容许的。死刑得中央三法司会审批准,收监以等秋决。这位县官知法犯法,“体现了一个(什么样的)敢字?”

    这位县官所“指出(的)一个理字”(推理的逻辑),与“一个鸡蛋的家当”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想当然代替事实。这与内地今天所提倡的法治原则——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完全是南辕北辙。我纳闷:这故事为何还这么令人起好感?想来想去,只好归结到,中国封建社会人治、官贵民贱的传统思想根深蒂固,极“左”盛行年代“无限上纲”、“打态度”、“(只要)大方向正确(不妨把人往死里整)”那一套的影响还远未肃清。 

    我是赞成严厉打击各种犯罪行为的。 干吗不把故意制销假货坑民的厂长经理投入大牢,却只不痛不痒地罚款? 干吗不授权军警向不服劝阻而强抢货车的罪犯开火?但是,这一切都必须依法而行,不能容许任何人自行其是。

    今天,当我们从故纸堆里翻出一些“佳话”之时,得先仔细闻一闻,有没有霉味, 然后再决定是否进行宣扬。至于企业里,因为有人在实验室里吐了一口痰,有人偷了一条餐巾,将他们解雇,这种“严肃处理”与因为一枚钱杀人之类,是不能混为一谈的。不谈企业里照章处罚人,是没有二话可说的;在那些已经建立了企业与职工双向选择机制的单位,职工可能什么过错也没犯,仅仅因为有比他素质更好的人来替换,而被淘汰。这主要是竞争法则在起作用。这应该是常识。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