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荒唐的祭品

2015-06-12 15:38:13作者:苏天生打印订阅
[导读]报上有消息说,今年清明扫墓,有些地方有此俗风行:举列成阵浩然上山尔后在先人坟前烧祭的,不只是烧纸钱,祭品中不仅有纸做的彩电、收录机、电冰箱、洗衣机乃至手机,而且还有以竹为骨架以纸为面容衣装的美貌“小姐”。
    报上有消息说,今年清明扫墓,有些地方有此俗风行:举列成阵浩然上山尔后在先人坟前烧祭的,不只是烧纸钱,祭品中不仅有纸做的彩电、收录机、电冰箱、洗衣机乃至手机,而且还有以竹为骨架以纸为面容衣装的美貌“小姐”。祭品自然只具象征性,却表现了活着的人想敬献给地下先人的心意。那么,与现代家电并列被祭给先人“尚飨”的是哪一类“小姐”,就不必点破就明了。这就有许多荒唐了。假如这是“未亡人”的妇祭“先亡人”的“先夫”,我不相信她“先夫”在世时她能有这么“大度”?假如这是后辈祭先辈,现世中尽管有人自己“不正经”,却有谁以上辈也“不正经”为荣呢?况且,让这些后人勤于祭奠的“先人”大概也不会“仙逝”得太久远,他们在世时或许经历过只知有“妻陪”不知还有什么“陪”、闻“男女作风”而色变的年代,假如泉下有知,蓦然看见“小姐”闯进来“陪”,不惊得灵魂出窍才怪?这不是对他们原先圣洁的灵魂的亵渎吗?当然,什么事一旦成风,便有许多是盲从者,形成集体无意识,未必都想过这种祭品是什么意思,但唯其如此,便越发荒唐可笑。

可笑尽管可笑,这类荒唐的祭品却渊源久远。正如鲁迅先生一再揭露的,古代社会,女子多当作男人的物品:男人死后,先是殉葬,后以陶俑女做替身代殉,改为得一辈子守贞(等于活殉);战争来了又要她们当烈女,再到后来,男人更“进化”了,花几个臭钱“就可以得到他在女人身上所要得到的东西”,蹂躏了她,还要她说一声“谢谢你,大少”。据考,“小姐”最早就是对娼女艺妓及至“酒伎”、“饮伎”等类女子的贱称。“小姐”这种称呼尽管后来升腾为对富家未婚女现在更扩大为对一切未婚女子的尊称,但古老的带有鄙薄轻浮意味的那种“小姐”的贱称,直到今天,还习惯性地从某些寻欢作乐的男人臭嘴中喷出,而落在部分可悲的年轻女子身上,这正折射出男尊女卑,女子被当作玩物、祭品的古代女性的悲剧,现在仍在某类女子身上重演。

就在几天前,某报又爆出一条新闻:一家娱乐城在周年庆典、“佳宾”云集的大场面上,公开“拍卖”两名按摩小姐,谁喊价最高就可以得到她或接受她一夜的“服务”。尽管此新闻爆出后,该娱乐城老总声称,这只是一种“开玩笑”的活动,只不过“玩笑开得太过分了”。但即使“只是玩笑”,不也赤裸裸地暴露出把某些女子当商品而且是可以拍卖的商品的某种男人意识吗?玩则玩也,却无论如何让人笑不出来的事儿更举不胜举。已吃枪子的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对财色都贪得无厌,就有某“大款”从广西选来两名绝色女子进贡给他,这便是货真价实地把女子当做贡品了。再往上看,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种“男人花几个臭钱就可得到他在女人身上所要得到的东西”的事情还少吗?某些娱乐、宾馆、发廊、按摩场所,在冠冕堂皇的招牌下隐藏着色情的鬼魅,被在那里寻欢作乐的男人的臭嘴呼来喝去的“小姐”,成为各种见不得人的交易的牺牲品,这是不争的事实。

据最近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在一些地方调研得出的看法,一些地方娱乐场所的色情活动之所以屡禁不止,除了常常有“保护伞”庇护的原因外,还往往“同地区的经济利益有关”。这么说来,原先就听说在某些地方流行的“无娼不昌”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说不定它正反映了那里某些官员以“娼”引“昌”的潜意识(公开这么叫怕是有失体面)。且不说这种邪门刺激不了地区经济,单就这种想法便就荒唐无比。以牺牲年轻女子的道德廉耻和身体权益为代价,来企图换取地区经济的“昌盛”,这不是把女人当做经济发展的牺牲品又是什么?而“牺牲”两字最古老的意思就是指祭品,等于把女人当祈祷“经济昌盛”的“祭品”,这不比前面我说的把纸做的“小姐”当祭品更荒唐百倍吗?

(原载200055日《长江日报》)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