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清江霜降白红梅

2017-12-25 11:09:47作者:林可行打印订阅
[导读]白色的红梅就是白红梅,这个名字美丽而富有诗意,她是一种顽强的生命力的象征。她既有自然的色彩,又保留了自己的本色,因而她永远美丽,永远充满生机。

 

 

 

 

微信图片_20171225110548.jpg

 

  一生漂泊,半生蹉跎,卖文为生,客聚北京20年。三十功名尘与土,人近60老身残,荣华富贵,昨日今日恍如梦。

  心灰意冷的人。夜半时常惊醒,无奈之中温半杯残酒,手握杯中的一把乡愁,在回忆中打发半夜的时光。

  我年幼丧母,幼时寄养远亲近邻,生饮冷食寻常事。1969年,为求温饱追随表姐投奔姑父于千里之外,寄读于东风航运小学,初识同班,身世坎坷与我一样可怜的女孩白红梅,稍长西北从军,戍边守疆于天山脚下,后弃武从文,50年来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颠沛流离,蹉跎岁月,暮年回首,不知今夕何年,故乡在何方,思亲之情与日俱增。

  1985,回淮阴省亲,从表妹口中得知,当年家境贫寒的白红梅,如今已成为市医院的一名白衣天使。

  1997年,回淮阴奔丧。从东风小学的同学那里得知,曾经做过护士的白红梅,因下岗自主创业,成功开办淮阴第一家大型民营书店,在当地早已是新闻人物。我暗自在心里想,这两年我的书时有上图书排行榜,只要是生意好的书店,店中一定会卖我的书,可能她不会想到,那个叫林可行的畅销书作家,就是她的小学同学林自勇。

  从那以后,因为国内日益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图书市场逐渐萎缩,网络时代的到来,又给实体书行业带来了更沉重的打击,大型的民营书店,纷纷倒闭,图书市场一片风雨飘摇,我的作品的销量也逐渐下滑,从过去的销量30万,直到后来的不足5000册,整个出版业举步维艰,我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难过。最终,因为我的北京世图图书工作室倒闭,而被迫离开了北京,离开了出版行业,成了一名无所事事的行吟诗人。或呼朋引伴于街头酒肆,或独自酒醒在江湖码头,沉沦颓废之态毕现。一个来自社会底层的,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平民百姓,在这个官宦当道权贵横行的丛林社会,努力一生求得温饱已实属不易,如果要想在体制外抓住一次机会,创业干一番事业则更难。但,我格外关注的是这位下岗创业同学的命运。

  在这之后,我多次回淮阴,却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

  2016年,表姐的女儿结婚。我带着老婆和孩子全家一起回淮阴探亲 ,终于再次听到了我的这位同学的消息。她不仅是一位已经小有名气的陈氏太极拳的拳师,而且创办了自己的婴幼儿推拿保健馆,为他人抚婴育子排忧解难。这时的她,在我眼中的那个瘦弱单薄的身材,骤然变得高大起来。一个出身贫寒,来自社会底层的弱女子,是如何走过读书,就业,下岗,创业,再创业这一条艰辛漫长的道路,她需要具备何等的坚强意志?

  而我这个自以为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的大丈夫,在这个奇女子面前却显得是如此的渺小。十足的好奇心,让我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再一次见到这位小学女同学。或许,她可以让我明白一些书中没有的人生道理。

  2017年冬,我因为心脏病多次发作 ,最后一次带成年的女儿回淮阴省亲,在小学同学的安排下 ,终于,在淮海西路的一家小饭馆里,我见到了白红梅。

  岁月不饶人,40年的风霜我早已是满头白发。而当年那个黄头发,又黑又瘦的白红梅,虽然也是五十好几,却是身影矫健,满头青丝,皮肤白里透红。或许是因为我们身世相近,都有着凄惨的不幸的童年,或许早在童年的时候,我们都把彼此当做苦难的伙伴,命运相同的孩子,虽然相隔了40多年,我们从未见过面,在她走进酒俩人相遇的那一刻,我们彼此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她的目光既亲切,又充满了回忆的味道,让人感到既熟悉又充满了信任。这是一种看到儿时的伙伴才有的目光,她的目光里还有一个问号,或许是因为她难以理解,壮年的我为何己是白发苍苍。

  她在我不远处落座,让我感到我们彼此之间没有距离,同时也感觉到温暖,苦难让我们更容易理解对方。她不仅是一名拳师,更让我感觉到她身上有一种知识女性的味道。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岁月仅仅是使她变的格外老练更加成熟,但没有留下一丝沧桑的痕迹,更没有让我们感觉到陌生。我不急不躁的询问起,她的过去和现在,还有她三哥华乐意,那也是我儿时的好伙伴。

  直到酒宴散,又到了分手的时候,我还是不理解她为何有如此大的变化。离开苏北40年,我早已不适应苏北那公交车没有空调,住宅楼没有中央供暖设备的严酷环境。与北京和武汉相比较,淮安是一个更接近自然的城市,无论是人文环境还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都保留了更多的自然的东西。

  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两天后的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晨,我在离开淮阴前,去养父母墓地扫墓,虽然春天就要到来了,天气却是让我感到彻骨的寒冷。当车经过运河边的时候。我看到寒气笼罩的清江岸边,有一排挂满白霜的开满鲜花的树,在白雾之中隐藏着眩晕的红,既脆弱又隐喻着坚强的生命力,表现出鲜花在冰天雪地中那种极致的美,一株株悄然挺立,玉树临风 。因为天刚亮,车厢里非常安静,我低声问坐在身边的二姐夫:清江岸上的是什么花?二姐夫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告诉我那是腊梅花,因为强风降温花上面挂了白霜,所以,远远得看去有点像白色的红梅。

  白色的红梅就是白红梅,这个名字美丽而富有诗意,她是一种顽强的生命力的象征。她既有自然的色彩,又保留了自己的本色,因而她永远美丽,永远充满生机。

 

 

原 创 推 荐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