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民国时期国人在第11届奥运会上的抗争

2017-06-15 10:59:40作者:赵春红打印订阅
[导读]“整个的安哈特尔车站等于被中国人占领了!”
 
 
  
 
  第11届奥运会在柏林举行是国际奥委会早在1931年就定下的,但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即下令撤换国际奥委会中的德国委员李华德(含犹太血统)和坚决反纳粹的德国著名体育家狄姆的奥委会组委会主席、秘书之职。当时的国奥会主席巴耶·拉都当即发表强硬声明:如果希特勒胆敢干涉《奥林匹克宪章》的有关规定,那么第11届奥运会将易地举行。希特勒自忖其时势力尚弱,对国际舆论颇有顾忌,遂悄然作罢。在奥运会开幕前,由德国政府出面,在汉堡举行了世界休闲及娱乐会议、国际体育学员营、国际体育专业者露营和国际民间体育表演等一系列活动,邀请各国代表和运动员参加,想利用举办奥运会的机会进行法西斯宣传。
 
  自筹经费去柏林
 
  1936年初,中国政府决定参加第11届奥运会,由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负责组织筹备工作。组建成的中国代表团包括田径、游泳、足球、篮球、举重、拳击、自行车及国术表演等项目的男女运动员100多人。与刘长春只身参加第l0届奥运会相比,简直是历史性的大突破。各个项目的运动员大都通过选拔产生,足球队就是从上海、广州、香港、印尼、新加坡等地的优秀选手(包括华侨选手)中选拔组成的,代表了当时中国国家队的水平。
  中国足球队到柏林参赛需要一笔巨额旅费,可南京政府却以种种借口不肯承担这笔费用。足球队只得沿途闯"江湖",自筹旅费。印尼华侨向足球队捐赠了开拔费,队员们便搭乘德国邮船去西贡、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缅甸、印度等地,用比赛的门票收入筹款。两个多月的旅途艰辛就不必说了,为了多挣些钱,在当地的每一场比赛都必须赢,所以主力队员场场都得全力以赴,即使有伤病或体力不济也得咬牙上场。
  各地的华侨给了足球队无私的帮助,每到一地,都是华侨事先给联系场地,接风招待。华侨还是球队忠实的观众、热心的啦啦队。中国足球队的上乘表演,也使这些国家的国民对中国人的看法有所改变,苏门答腊一位国王对中国队连声称赞,甚至还要骁将孙锦顺担任他们球队的教练。
  南京政府听说足球队居然自筹川资,还得到20多万元的外币收入,当即派钦差大臣来到球队,要求将外币上缴。球员们岂肯答应,但是深明大义的孙锦顺、李惠堂等主将力排众议,决定汇给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10万多元港币,作为其他项目的代表队去柏林的旅费。在印度孟买,足球队和足球队出资赞助船票的中国代表团汇合了,一起踏上去柏林的旅途。

  安哈特尔车站被中国人占领了

  7月7日,当满载中国代表团的邮船正在大西洋上航行时,南京国民政府派往柏林参加奥运会的正式代表--考试院长戴季陶抵达柏林。德国政府外交部、纳粹国社党海外部、宣传部的代表,中国驻德国大使程天放及使馆人员,华侨和留学生代表到车站迎接。7月23日上午9时16分,中国体育代表团抵达柏林安哈特尔车站。400多人到站迎接,其中有中国使馆和商务专员办事处的全体人员、有华侨、留学生。德国方面派来的有奥运会筹备会和远东协会的代表、国社党和工商界人士。还有奥运会筹委会派来的军乐队和维持秩序的希特勒青年团团员。小小的月台被欢迎者挤得水泄不通。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专车进站时军乐大作,中心选手排成整齐的队列,由球王李惠堂手持一面大国旗作为前导,走到预先布置的演说台前。在雄壮高亢的中国国歌声中,全体垂手肃立,德国人则行纳粹式伸手礼。乐毕,奥运会筹备会代表致欢迎词,中国体育代表团总干事沈耐良致辞答谢。当中国队步出月台时,早已在候车室恭候多时的数百名中外人士,立即挥舞手中的小国旗向他们致意。霎时,数百面中国小国旗四处飞舞,口号声声震屋瓦。在旁采访的德国记者目睹此景也深受感动,当天柏林各晚报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这一盛事,谓为:“整个的安哈特尔车站等于被中国人占领了!”
  当天下午,驻德使馆、留学生会等联合举行茶会欢迎代表团,戴季陶和来德养病的国民党元老、时任中山大学校长的邹鲁也到会祝贺。程天放以主席身份致欢迎词,他说本届奥运会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证式参加,国人期望很殷切。但最重要的并不在于获得锦标的多寡,而是要表现中国的新精神、新生活,给世界各国人民留下良好的印象。戴季陶和邹鲁也先后致词,希望中国队有上乘的表演。

  中国外交宫跟德国外交部的交涉

  7月21日,当中国队尚未到达时,《柏林日报》登载了一篇署名E·柯德斯的文章,题为《中国的内战》,借口中国国内的两广事变,对中国极尽侮辱之能事。程天放看了大怒,认为《柏林日报》在中国代表团到达前夕登载此文别有用心,再说中国代表戴季陶也正在柏林,显然是有意破坏中国的声誉,非严正交涉不可。程天放立即去德国外交部,向外交次长狄克霍甫提出当面质询。狄克霍甫一面表示歉意,一面又诡辩这是新闻记者的"愚蠢",不值得小题大作。程指出这不仅是愚蠢,实含侮辱之意,敬请外交部严肃处理。狄克霍甫本来是面带笑容说话的,听到这里误以为程是在责备外交部,于是一下子板起脸来说什么新闻自由,政府不能负责云云。程天放正色道:德国报纸是不是真不受政府控制?戈培尔为首的宣传部向来以能够控制言论而自得。狄克霍甫被问得哑口无言,涨红了脸,呆了半晌,讪讪地问程的意见。程天放提出,由德国外交部警告作者和《柏林日报》,以后不得撰写或登载此类文字,同时通知各报不得登载同类文字。狄氏听后认为这种要求未免过分,问程是否是中国政府的意见。程天放答称:此事尚未请示南京外交部,相信会得到南京政府支持,故而可以说是代表中国政府的意见。狄氏转而表示,警告《柏林日报》之事已叫人办理,但是通知其他报纸实难办到。再说中国报纸也常登载对德国不友好的文字,德国政府并不介意。程天放一听此言即抓住不放,让狄氏拿出实例,狄氏又被问得哑口无言,无可奈何地说:通知各报难以办到,因为他警告了《柏林日报》,其他报纸自然知道,以后便也不敢再登此类不负责任的言论。狄氏并保证半年一年里不再发生这类不愉快的事件,若有发生,政府一定予以处分。至于那篇文章的作者柯德斯对中国有偏见,以后当设法禁止他撰写有关中国政局的文字。程天放这才表示满意。
  当天下午,中国驻德使馆的新闻官员接到《柏林日报》总主笔夏菲尔的电话,说已收到外交部和宣传部的警告,并准备由他亲自写一篇文章报道中国真相,同时更正柯德斯的文章。果然,7月23日代表团抵达柏林那天,《柏林日报》刊载了夏菲尔一篇题为《广东》的文章,宣称目前柯德斯文中所讲的情况已成历史陈迹,中国今非昔比,并对蒋介石统一中国的功绩吹嘘了一番。到1938年8月程天放离职返华,德国各报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不友好的文章。
  7月27日下午,为感谢德国各界对华友好人士的支持,留德学生会在哈那克大厦举行欢迎会,应邀出席的有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塞克特将军夫妇、佛兰克教授夫妇等200多位德国人士。戴季陶、邹鲁和后期抵达的中国代表团总领队王正廷以及驻德使馆的官员作陪。宾主双方互表敬意,中国留学生用胡琴、月琴合奏中国民乐为宴会助兴。中国国术表演团表演了拳术、剑术、刀法、枪法、双刀、刀枪比武和赤手夺枪等,来宾无不鼓掌大笑。翟涟沅小姐的表演更使得在场的德国人如痴如醉,原来他们心目中的中国妇女无不是三寸金莲,可面前这位翟小姐不仅俊俏健美,且舞刀弄枪挥洒自如,只见那杆长枪枉她手里上下翻滚银光闪动,让人眼花缭乱。几套枪法表演完毕,翟小姐竟是脸不红心不跳,不由得令外国人刮目而视中国妇女。程天放更是喜不自持,当即为翟涟沅题字:"为中国女同胞扬眉吐气。"
 

  足球队虽败犹荣
 
  1936年8月1日,第11届奥运会在柏林正式开幕。下午4时整,希特勒率国际奥委会各委员进场,只见他身穿国社党制服,其他各委员则身穿早礼服。开幕式很是隆重。
  中国代表团男选手将近百人,而女选手只有杨秀琼和李森两人。杨秀琼当时是中国游泳界的名将,国内各报都捧她为"美人鱼"。可惜中国选手的表现不怎么令人满意,杨秀琼参加百米预赛,比第一名落后了七八米之遥。刘长春这位短跑名将连预赛也没有及格。参加50公里竞走比赛的中国选手比第一名慢了整整50分钟。在田径比赛的20多个项目中,中国选手没有能得到1分。
  中国队成绩欠佳,但是在绿茵场上,足球队却"赢"了一场业已输掉的比赛,德国人根本没把中国足球队放在眼中。球队抵达柏林后连练习场地都没有分到,只好找一些狭小的地方做些练习活动,而且抽签第一场比赛便遇到欧洲劲旅英国队,可谓天时地利均差。比赛前一天下午,足球队正在练习时,捷克队的英籍教练走过来,询问这些黄皮肤选手是否是日本人,当得知是中国人后,便马上模仿种种动作大加讽刺,意思是中国人只会抱小孩、抽大烟、留长辫,哪配踢球。中国运动员气极了,叫他不得蔑视中国人。那洋教练不但不怒,反而笑着说中国队明天和英国队的比分将是O:6。中国球员都被激怒了,纷纷要求和他赌50英镑,发誓要在比赛中奋力拚搏,为国争光。第2天,开赛的哨音一响,以李惠堂、陈镇和为首的中国球员狮子般地猛攻英国队大门。如果不是英国队门将身手不凡,早就被中国队连克数城了。英国队不愧是欧洲强队,反击攻势频频。中国队后卫诸将拚力抗击,门将则屡救险球。上半场双方比分始终为0:0。但到了下半场,由于中国队员体力不济,被英国队连下二城,当虽败犹荣的中国队员去找那位英籍教练拿赌注时,那洋人早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中国足球队名声大振,法兰克福、维也纳、日内瓦、巴黎、伦敦等城市纷纷来电,邀请中国足球队前去访问比赛。原来在中国队与英国队比赛过程中,西方各国民众从大会无线电台的广播得知,中国队身手不凡。中国驻德大使程天放非常赞成球队出访比赛,邹鲁更是积极支持,遂促成了奥运会闭幕后中国足球队对以上各地的访问比赛。
 
 
原 创 推 荐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