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好作序”者岂止杨卫泽

2018-01-29 13:58:44作者:张桂辉打印订阅
[导读]事实上,但凡领导所作的序,绝大多数是由他人代劳完成的。笔者党龄将满42年,也算是个“老党员”了。据我所知,党内从来没有一项,或者一条规定,地方志、地方史之类的读物、图书,必须由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作序。



序,是简要说明书籍编著或出版意旨、编次体例和作者情况,包括对作家、作品的评论,以及对有关问题的研究阐发个人见解的“引言”“前言”。公证客观、恰如其分的序言,既可以为读者即时阅读“搭桥铺路”,又可以为作者日后创作“鼓劲加油”。相反,那些哗众取宠、刻意拔高,乃至拉大旗作虎皮的序言,非但不能使图书沾光,反而会让图书蒙羞。新近就有一例。

日前,一份关于尽快销毁《南京百年城市史》的公函在网络流传。该函由南京市档案局向南京出版社发出。公函称:为进一步贯彻落实意识形态责任制要求,严肃政治纪律和规矩,现委托贵社尽快销毁仍存放在贵社及我局(馆)的由杨卫泽作序的《南京百年城市史》(全套共13册)等书籍。公函还附有南京市档案局的送交清册。南京出版社副社长孙维桢在该函上批示称,根据上级“肃清杨、季余毒”的有关指示精神,要将尽快回收并销毁《南京百年城市史》及《南京通史》等图书,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

据悉,《南京百年城市史》由南京市档案局等单位组织编写,时任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作序。《南京通史》共有《明代卷》《清代卷》《民国卷》等8卷。其中,《明代卷》由杨卫泽任总顾问并作序,时任南京市长季建业任编委会主任。杨卫泽、季建业已分别获刑,身份也从一方的主官变成人民的罪人,他们作序或者挂名当编委会主任的书籍,理所应当要销而毁之。但以为,把销毁这些图书与“肃清”杨卫泽、季建业的“余毒”划上等号,不说有点可笑,至少过于天真。换句话说,作为曾经的地方党政主官,他们的“余毒”不止是表现在作序、挂名当主编这些方面。

我注意到,近日媒体一篇题为《杨卫泽的“序”和胡长清的“招”》评论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据说杨卫泽好‘作序’,还‘为许多书作过序’,不知道这么多书怎么办哦。”杨卫泽是否真的“好作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好作序”的领导大有人在,且可以分成“主动式”与“被动式”两种类型。而不论是“主动”或“被动”,“好作序”者,远不止是杨卫泽等一两个人。君不见,但凡“年鉴”“地方志”之类与地方文史关联的书,作序者不是书记,便是市长。这似乎已成为“惯例”。在一些作者、编者潜意识中,一旦书记或者市长亲自“作序”,那书籍就更有名气、更加权威、更具分量一般。殊不知,一本书或一部书,能不能传得开、留得下,并非取决于作序者的身份与地位,而取决于该书的内容和分量。

不论是一本书,抑或是一部书,少则几十万字,多则几百万字,书记也好,市长也罢,大概是没有时间把书稿从头到尾通读一遍的,更不可能费心劳神、认真负责做文章了。事实上,但凡领导所作的序,绝大多数是由他人代劳完成的。笔者党龄将满42年,也算是个“老党员”了。据我所知,党内从来没有一项,或者一条规定,地方志、地方史之类的读物、图书,必须由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作序。好在当年南京出版这些书时,杨卫泽已被中纪委“双规”了,“没有大规模印刷,现在就是些库存的样书”。我在想,倘若晚些时日“双规”杨卫泽,这些书怕就不是“没有多少”了。肃清“余毒”的任务,无疑就要艰巨得多。

中央八项规定第七项明确指出:“要严格文稿发表,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讲话单行本,不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字。”中国已步入法治社会,很多事情,包括作序在内,“法无禁止即可为”。只是,历史证明,任何朝代、任何社会,难免有一些官员要腐化变质、违法犯罪的。此类官员在位时,权倾一方,风光无限,能请得到他作序,如同锦上添花,自然求之不得;一旦东窗事发,身败名裂、遭人唾弃,那序立马摇身一变,恰似黏在脸上的泡泡糖,洗不掉,揭不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销毁。由此看来,为了避免官员作序留下的“后遗症”、造成的“毒伤害”,有必要在这一项中,加上“不作序”“不当编委会主任”等。否则,必定还有一些地方迟早要步南京销毁图书的后尘。

 

原 创 推 荐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