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从“节女堂”想到“女德班”

2018-02-27 13:28:09作者:张桂辉打印订阅
[导读]时代不同了,社会进步了,对儒家理学等“历史遗产”,既不能盲目拿来,更不能全盘照搬,而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批判的基础上继承和吸收。



 

“节女堂”,《现代汉语词典》《辞海》等工具书,都找不到“芳。几年前,收看电视连续剧《刀客家族的女人》后,才知道世间真有节女堂的。

前些日子,我在闽北山区采风时,“意外”发现一处节女堂遗址。那天上午,6年前退休返乡安度晚年的建阳市农业局原局长彭利荣,用遗憾夹杂亲切的语气告诉我,靠南一排是房间,66年前,他就是在这座节女堂一间破屋里出生的。据老彭介绍,厨房里原来还有几口用来装饮用水的方形大石缸,如今全都不翼而飞了。只剩下三个或埋在地里、或裸露在外的石雕构件。我们把几个石构件挖出来,用水洗刷干净后,但见香炉正面雕刻的腾龙图案,栩栩如生,清晰可见。可惜,文字较小,且已风化,只能识别“乾隆”等少量几个字。由此推断,这座节女堂,至少有200多年历史了……

节女堂的性质,与“贞洁牌坊”差不多,是古代为了鼓励寡妇为亡夫守节而专门设立的祠堂。修建、创办节女堂的根本目的,是要让那些所谓不守妇道、不守规矩的女人,通过入“堂”管教,懂得“规矩”、恪守“妇道”。当我带着对早已消失的节女堂,以及那些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节女们缕缕怀想,告别这个特殊的遗址后,对旧时节女的同情、对封建礼教的愤慨,久久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封建时代,除了“节女”,还有“节妇”什么的。所谓“节妇”,指坚守贞节,丈夫死后不改嫁的妇女;而“节女”,乃封建礼教上指妇女守节或殉节。

“吃人”的封建社会,妇女死了丈夫,只有立志不嫁,坚守贞操,直到老死,才有“女德”,才是“守节”。唐代诗人张籍在《节妇吟•寄东平李司空师道》中写道:“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何不相逢未嫁时。”千百年来,在儒家礼教中,妇女必须“从一而终”——不但丈夫生前要贞节,死后还得守节。据史料记载,表彰节妇之举,一直延续到民国初期。它在给相关家族带来荣誉的同时,给当事妇女带来巨大的痛苦。这是何等的荒唐,这是何等的不公!

一九一八年七月,鲁迅先生在《我之节烈观》中,旗帜鲜明地对“节烈论”痛加批判。他一针见血地指出:“道德这事,必须普遍,人人应做,人人能行,又于自他两利,才有存在的价值。现在所谓节烈,不特除开男子……,所以决不能认为道德”,“节烈这两个字,从前也算是男子的美德,所以有过‘节士’,‘烈士’的名称。”现在“表彰‘节烈’,却是专指女子,并无男子在内。”同时,掷地有声的质疑:“节烈是否道德?”“多妻主义的男子,有无表彰节烈的资格?”

由此联想到此前辽宁抚顺市传统文化学校开设“女德班”奇闻。在一段网传视频中,有的“女德班”学员泪流满面,跪地、磕头、忏悔自己的“罪过”。而授课老师却振振有词:“无论丈夫说啥,都要说是,好,马上”,“女人就不应该往上走,做什么女强人,就应该在最底层,女强人下场都不好。”而某“女德班”的“著名语录”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如果要做女强人,你就得切掉身体的女性特征,放弃所有女性特点”。这样奇葩的“女德班”并不是个例。

如此“女德班”,这等培训法,哪里是传统文化教育,分明是变相扭曲心灵。不过,开设“女德班”并非什么新鲜事,媒体早就报导过,只是未能引起社会和舆论关注罢了:2013928日,在孔子诞辰2564年这天,“以儒家思想为办学特色”的重庆信息技术职业学院举办的“首届中华女德班开学典礼”,吸引了人们的眼球;2014921日,中国之声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这16个字,被形容为学堂倡导的“女德”四项基本原则。目前这类“女德班”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绵延到陕西、广东和海南……

早在1954年,我国就将“男女平等”写进了宪法,60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有人热衷于举办歧视女性的“女德班”?“女德班”的性质,与女子师范、女子学校等截然不同,它灌输的是“守妇道”之类的“德”。单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带有明显的男尊女卑成分。现在,辽宁的“女德班”被“叫停”了,其他地方的“女德班”是否还冠冕堂皇地照办不误?

  不错,传统文化应当弘扬。然而,时代不同了,社会进步了,对儒家理学等“历史遗产”,既不能盲目拿来,更不能全盘照搬,而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批判的基础上继承和吸收。可是,近年来偏偏有人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干着为封建思想招魂的事情。听任其回潮、蔓延下去,后果要比兴办“女德班”严重得多。

原 创 推 荐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