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中杂文网!
  • 1
  • 2
  • 3

关注任蒙的杂文

2016-06-22 16:49:12作者:林志和打印订阅
[导读]最近,我省作家任蒙以其单篇杂文《战胜谎言》获得首届“全国鲁迅杂文奖”金奖,使其杂文创作再度受到读者关注。

    最近,我省作家任蒙以其单篇杂文《战胜谎言》获得首届“全国鲁迅杂文奖”金奖,使其杂文创作再度受到读者关注。其实,任蒙在杂文创作领域已经耕耘了几十年,在《人民日报》《红旗》等全国性报刊和各省市报刊发表过大量杂文作品,其中不少篇目被转载或录入各种杂文选本。1990年杂文报社编选的《中国杂文五十家》曾经收录过任蒙的作品,近年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组织编写出版《中国当代杂文家》和《走近杂文家》两部人物介绍,也收录有对任蒙的专访和传记。

    世纪初年,任蒙写了《关于识谎的话题》等几篇论说谎言的杂感,发表在《杂文月刊》《当代杂文》等报刊上,随后被《广州日报》《今晚报》等多家报刊转载,引起不少反响。

    人民网理论频道、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09年1月13日选载李华的文章《倡导讲真话的作风》,文中写道:要营造讲真话的环境。只唯实、讲真话的人,日子虽不能说艰难,但都不大顺的,往往被列为异类。任蒙说:“一个人从只会说真话到很会说谎话的转变,从智力上看,是一种进步;从天性上看,却是一种倒退。”要防止这一“倒退”,就需要一个好的社会机制,需要一个好的社会环境,去保护讲真话办实事的人,惩处说假做假的人。

    南京大学法律援助中心在网站开辟的《名人名言》专栏中,摘发任蒙的“名句”:不允许辩驳的理论,不但不是真理,而且可以断定是谎言(见“人人网”11-15 21:44)。

    任蒙于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随心所欲的“规划”》,发表在北京的《经济消息报》上。2011年,各地再次大张旗鼓地制定大大小小的规划时,任蒙想起这篇杂文,并将其发给《杂文报》,该报于2011年1月28日在头版头条刊发了任蒙写于10年前的这篇旧作。

    随后,《杂文报》发表秦泽忠《尾巴摇得为什么这样欢》一文,表示赞同任蒙的杂文观点。他写道:“各级官员之所以热衷于制订规划,更重要的用途,那就是为了让上级满意,让上级高兴。任蒙先生在1月28日本报一版发表如是说。此言一语中的!细想,为讨上级满意和高兴,又何止随心所欲胡乱勾画‘宏伟蓝图’这一招?花活有的是。”

    湖南杂文家许家祥曾经写过《笼子难做》,发表于《杂文选刊》2010年第10期,文中赞同任蒙关于“制度与设计”论述。他说:“我们的好多改革,改下面的可以,民众非常欢迎、拥护,一改到‘圣人’头上就不行了。政治体制改革改不动,原因就在这里。作家任蒙说得好:‘设计一套规章制度并不难,难的是设计者是否愿意设计。’我再加一句,即使愿意设计了,还不愿意实行哪!”

    2006年8月20日,有位佚名网友写过一篇《皇帝的新装》,他说,读任蒙的杂文眼睛一亮。以下是这位网友的原文:

    近几年以来,帝王戏煞是出风头,特别是爱新觉罗家的几个人,轮流在荧屏上露脸。这个在正常中透出来的不正常现象,我早有微词,但恐说出来有些偏颇,只好忍忍罢了。昨日读到任蒙先生《哪有帝王如此可爱》一文,顿觉眼前一亮,终于遇到有共同语言之友也。正如任蒙所言,中国历史上的确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皇帝,关于皇帝的险恶及其种种坏处,任先生已做了比较简略而深刻的阐述。我认为,任先生在文章中不仅仅列举了皇帝表面上的种种恶行,而且还指出了皇帝骨子里的坏,那就是剥夺人权。但是,任蒙先生把皇帝戏火爆的原因归咎于某些观众不懂历史,这是不妥的。

    西安作家鹿志锋在《三秦杂文》2011年第2期上发表了《国人为什么缺乏忏悔意识》,郑楷对其中某些观点不赞同,就在《三秦杂文》第3期上发表《关于杂文创作中一些问题的管见》一文,认为封建社会不是有人想象的那么暗无天日。2011年11月17日鹿志锋读后,再次以《给郑楷先生的一封信 》为题,并且大段引用任蒙对封建社会本质的描写,对郑楷予以反驳。这里,不妨照录其原文:

    任蒙先生在《“权位空置”现象之我见》一文中说:“封建帝制将国家权力家族化,其核心是君主世袭……历代登过大位的老老少少几百人中,大多数不是庸才就是歪种,还有大批短命鬼。就是皇帝们的喜怒哀乐也不知导致了多少人死于非命……除了这种无休无止的血腥争夺(指争夺权位),荒唐帝制还引发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一杀数年甚至几十年,直杀得白骨遍野,万里萧条,将社会再一次拉回到过去的那个‘原点’上,然后丝毫不差地从头重复过去的一切。”

    任蒙先生说的一点也不为过,只是他还没有写尽。因为既有皇权政治对人的压制还有封建伦理对人的杀害,因为既有宫廷内部的血溅玉栏还有改朝换代的血腥战争,正是由于儒家与法家思想合谋的君主专制主义政治文化,形成了中国历史的“历史怪圈”,在一次次权力更迭中让百姓受尽了苦难,丧失生命,流离失所,正所谓“亡,百姓苦;兴,百姓苦”!

    在更早的2000年8月28日,任蒙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再不能乱中“开拓”》的杂文,提出要防止将西部大开发变为“西部大开挖”。2000年10月23日,西南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的“前沿网站”,以赞许的语气,针对任蒙的这篇杂文,发表了题为《究竟什么要开发西部》的专题评论。摘录该文主要内容如下:

    任蒙日前在《中国青年报》撰文说,以前开发沿海,享尽“天时”地利,何其潇洒。如今开发西部,就没有那样的“香饽饽”了。我想总不能让偌大的西部都像当年极少数沿海城市那样,靠减免对国家应做的贡献,甚至明目张胆地坑害国家(走私)而致富吧。文章说,西部还能以什么吸引别人呢?把目光盯向自己脚下的金属、石油、煤炭、天然气以及帝王的陵寝,也并非是出于一种无奈。据说西方发达国家都非常珍惜自己的资源,决不轻易开发。我们是发展中国家,玩不起那种味,何况是落后的西部。通过开发资源改变面貌,虽不是上策,但也不失为一策。这里要说的是,这着棋千万别下错,西部经不起折腾。任蒙说,东部发展时,西部的人才流过去了,资金流过去了,漂亮女人流过去了;如果西部大开发把握不好,恐怕连地下的资源也要“流”过去了。

    任蒙在文章最后说,作为被开发的地区,西部更要有效地防止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败家子”行为。

    西部开发什么?任蒙把我们问住了。

原 创 推 荐
名家专栏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入会须知